乔山北昶

睡眠不足是会长矮的我保证:)
可以叫我阿乔,别叫太太啊我会心虚的( ̄ω ̄〃)ゝ

破魇司(一)

(cp叶蓝,剧情走向不定。
论为何做个任务原主男朋友永远是他男朋友的脸。
今天的许哥也是特别不想和叶修讲话:) )

“任务编号:10758
  执行人:蓝雨行动组B组成员许博远
  被执行人:雷霆医疗队队员戴妍琦
  任务难度预测:A+
  联络员:兴欣行动组A组预备役成员乔一帆……”

耳边字正腔圆的机械音尚未落下,许博远便已重温了一次熟悉的失重感,漆黑的入梦甬道让本就睡眠不足的他感到有些困倦,正准备合上眼睛小憩几秒忽然感受到了朦朦胧胧的光。

伴着触地一瞬间的眩晕,他来到了戴妍琦的梦境。

他盯着鹅黄色的天花板看了两秒,慢慢地坐起身环顾四周,手下意识地覆上不知为何隐隐作痛的腰部揉捏起来。

这是一个挺大的房间,壁纸也是鹅黄色,不远处的落地窗开了一半,有风吹进屋子,带着轻纱窗帘随风飘动,翻滚成浅浅的波浪。

房间很空旷,没什么家具,除了自己身下这张双人床就只有一个衣柜和铺在地上的毛绒绒大地毯,映着清浅温和的天光,透着令人安心的静谧。

但是许博远并没有放松警惕,他并不是第一次和梦境打交道,他知道看起来安全的环境往往是任务最容易失败的地方。他低头按了按手表,浅绿的屏幕上显示着早上十点,这是现实世界的时间,而这个房间墙壁上的钟是八点半。

一个半小时的时差,这是他做过的时差最小的任务。

许博远稍稍放了心,把时刻校准到梦境时间。

[前辈。]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是乔一帆。

[早上好,小乔。]许博远弯了弯唇角,他和叶修结合后兴欣就成了他第二个家,他也就跟着那些人“小乔”“小乔”地喊了。

[嗯,前辈早上好,那边的情况还好吗?]乔一帆问。

许博远刚想回答,就听见了渐近的脚步声,连忙回一句[挺好的,时差一个半小时。]下一秒,门开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就这么撞入视线。

叶修?!他好不容易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叫,脸上的表情因为刻意的克制而有些僵硬。

“叶修”一身米色风衣,白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第一颗,他微微垂眸,端着一个碗坐到床边,完全没发现床上人不太自然的神情:“小远,饿了吗?来喝点粥。”

许博远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接过碗拿着勺子搅拌了两下。金色浓稠的粥面上撒了葱花,有鸡汤的香味。

他依稀记得叶修以前也做过这个,但是卖相……咳也许叶修用的是乌骨鸡,反正他那次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敢喝,正好被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找着了借口按在床上滚作一团……

许博远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身体却自动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鲜香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一下子将他从回忆里拉出,他连忙道了句“好吃”然后低头一口口喝起来,将眼底的惊疑和警惕一并遮住。

不对劲,这不对劲,时差小于四的梦境里的身体完全是由执行人操控的,他刚才根本没有要喝的意思,身体不可能在他一晃神的时候就自己动起来,而一旦身体有自动性就意味着梦境已经对执行人起了一定排斥反应,更容易破裂,剧情也会有一些偏转,唯一的可以说是小小的好处是在细节处可以伪装地更像。

一碗粥很快见底,许博远擦擦嘴角,刚抬头便对上那人深邃中带了点笑的眼睛,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叮”的一下,来自总部的梦境主线分析文件已经接收完毕。

许博远用了五秒将整个文件解压复刻入大脑的芯片里。

根据已经沉睡了四天的戴妍琦的梦境记录分析,这是由现实世界的一个叫《氪与野男人》的游戏衍生出的一个剧情发生了偏转的同人世界,游戏角色都由现实中的破魇司的成员替代,许博远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叶博远,是四个男主角之一的叶修的……亲弟弟之一,兼男朋友。

等等,男朋友?!叶博远还未成年啊!思想还比较保守的许博远惊了。

叶博远比叶修小了六岁,今年十七岁,还在上高中,在学校属于除了学习哪里都好的那种男生,长得不错性格温和人缘也好,最重要的是声音好听,作为广播站站长,他的小迷妹几乎每个班都有,但从不见他和哪个女生谈恋爱,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咳,其实真相是叶博远刚进高中就被他大哥一把搂住拖出柜子了,而他们的父母……不,确切说是整个叶家的人,除了还有些助攻作用的二哥叶秋,其他人都被戴妍琦抹掉了,可能是她只关注兄弟俩的爱情故事吧,多余的设定选择性消除。

还真是典型而又简单的腐妹子想法,许博远默默翻个白眼。

而梦境里的叶修顶了一张年轻了大概十岁的脸,他不开嘲讽的认真态度和时不时会对着叶博远脸红的纯情模样让许博远知道绝不能将他和自己家那位脸T混为一谈。不过他对叶修十年前的样子开始好奇了,都说老腊肉是小鲜肉变的,那叶修二十三岁的时候应该也是嫩的出水干净的不得了吧?他抿唇轻笑,心想回去之后一定要旁敲侧击问问看。

但是下一秒,他嘴角的弧度就僵硬了。

为什么他会坐在叶修的床上?

因为他是来千里送的。

【《氪与野男人》游戏人物设定:
    白起——叶修
    许墨——喻文州
    周棋洛——黄少天
    李泽言——肖时钦(?????)】
之前那篇Blue whale game 因为三次元的一些问题没法更了,抱歉,我尽量重新捡起来。

【叶蓝】Blue whale game (Ⅱ)

突然炸开的惊叫声似乎把蓝河吓到了,他颤抖了一下,拼命摆着手使劲的想要拽回自己的袖子,反而被笔言飞一把扣住手腕按在怀里动弹不得。笔言飞没去看蓝河惨白的可怕的脸,回头朝愣在周围的训练生吼了一句“看什么看赶紧去叫梁会长啊,要出人命了!”刚才尖叫的那个男生第一个反应过来,痉挛似的点点头拔腿冲出了训练室。

笔言飞让其他人都散了去训练,自己拽着蓝河没有伤的那只手把挣扎不停的他一路拖到医务室。蓝雨大厦的医务室在顶楼,是个挺僻静的地方,以前笔言飞没病没痛的也从没来过这儿。当电梯门开的一刹那,他下意识回了一下头,看见蓝河正低垂着头,那只鲜血淋漓的手腕上,线条冷硬的血红鲸鱼狞笑着,笑得他浑身发冷。

Blue whale game ,他还不至于不知道这个全世界有名的Suicide游戏。

可是他无论怎样都想不到蓝河会去玩这样的游戏。

蓝河和叶修分手也就前不久的事,原本他们都以为这一对电竞夫夫能走到很远。

当初叶修和蓝河自第十区认识到后来确定关系,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总算在父母那里也过关了。安定下来后,叶修先在微博出的柜,但没想到粉丝反应会那么大。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骂他们,什么难听的都骂的出来,尤其是蓝河,几乎被陷入疯狂的粉丝给人肉了个干净,在去俱乐部的路上差点被人泼硫酸,要不是笔言飞和春易老和蓝河顺路,正好经过那里,恐怕蓝河早就被烧的不成样子了。

接到了笔言飞电话的叶修赶到蓝雨俱乐部,冲进门第一个动作就是把蓝河狠狠搂进怀里,抖着嘴唇一遍遍说着“别怕,别怕,我在这里”。一向云淡风轻到刀枪不入的荣耀教科书第一次慌张的像个丢了宝物的孩子。

那件事随后被叶修解决了,他揪出了泼硫酸未遂的人扔进了牢房,随后又在微博上第一次发了长文。

他说,他没有粉丝,也不需要粉丝,他就是一打游戏的,能有人喜欢他他很开心,但是如果不是喜欢技术,是喜欢到想要朝他恋人泼硫酸,他消受不起。

他说,既然他自己的所谓“粉丝”差点毁了他的恋人,那么他也不介意好好清清自己粉丝团里的几路牛鬼蛇神,他的确不喜欢搞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能力搞事情。

当叶修真正搞上了事情,大家才发现原来叶修不是没有钱,不是没有能力,不是没有家族势力,只是他太低调。

【叶蓝】Blue whale game(I)

鲸飞在空中,落地的瞬间,它睁开血红的眼睛,唱起优美的颂歌。 ————————————————
蓝河向公会提交了辞呈。

笔言飞退了游戏,摘下耳机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收拾东西的青年。蓝河低垂着头,随意拿了一个大纸箱扔在地上,将桌上的东西扫进去,也不管那些被他视若珍宝的剑圣手办会不会磕了手碰了脚。他的头发有些凌乱,苍白的皮肤衬得黑眼圈愈发明显,过长的鬓发被汗水浸透,粘在了脸颊边。他收拾东西的动作很僵硬,似乎是手使不上力气,微微发着抖。

虽然已经入秋,但G市的天气仍旧炎热,蓝河却穿了长袖。

不对劲,蓝河自请了长假回来后就不对劲,难道叶修和他分手的事对他造成了这么大影响?哪能啊,他又不是离了恋爱就活不了的小姑娘,再说还是他提的分手,难受的不该是叶修吗?笔言飞想来想去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回神一看蓝河已经收拾好准备弯了腰抱着箱子走了,连忙叫住人:“哎老蓝!走了怎么也不和兄弟们打个招呼?” 蓝河置若罔闻,俯身抱起自己的纸箱子转身想离开。笔言飞急了,连忙起身拉住蓝河的手臂:“蓝河你怎一一”话音未落,就听见“嘭”的一声纸箱落地,笔言飞的手僵在半空,愣愣的看着捂着自己手臂的人。

就在刚才,他刚刚抓住蓝河时,蓝河像被火烧到了似的猛得甩开了他的手,这会儿,因为刚才甩手的动作过猛撞到了桌角,蓝河正弯着腰死死捂着自己的手臂,但从笔言飞的角度还是能看见他指缝间的一抹鲜红。

流血了?笔言飞急忙抓着蓝河的手想查看一下伤势,不想蓝河捂得死紧,还用冷谈的口气不耐烦的说了句“别管我”,他心中不安的感觉更甚,连忙喊了几个空闲的训练生来帮着将蓝河的手掰开。

随着一声惊叫,训练室的人都放下游戏看了过来,只见一个胆子比较小的新生正抖着手指着蓝河的手臂,颤声问:“蓝……蓝团长,你怎么划成这样?”而笔言飞的脸色也是铁青,拉着蓝河袖子的手紧攥成拳。

只见蓝河的白色的袖管已被血色晕染,拉上去后,苍向的手臂上赫然是几道深深的伤口,过往之处皮肉翻卷,似乎是因刚才的撞击又裂了开来,触目惊心地渗着血,一刀刀划得深可见骨,

一条横在手臂上的鲸鱼。

TBC.

填坑?啊……是个问题。(不好意思的挠头)
尽量吧呜……保证学习之余会更会填坑的啦

【叶蓝】阳光与少年(一)

(因为住校迟来的许博远生贺,干脆当中篇写,咳,文笔不咋凑合着看)

(似设两人都在江南水乡)

叶修从未想过能在这里再见到许博远。

彼时正是冬日的午后,书店门前的老街上人烟寥寥,青石板的街铺满了暖和的阳光。书店是典型的江南建筑,白墙青瓦古色古香,雕花的小窗玻璃擦的很干净,内里是一排排原木的书架,架子上的书本码的算不上整齐,歪歪斜斜的倒添了几分随性闲适。

叶修穿着米色的薄毛衣窝在店门处的藤椅里小憩,南方很冷,店里暖气开的足,连平日里总上蹿下跳一刻也安分不下来的猫主子这会儿都舒舒服服的趴在他腿上打着呼噜,就像一只微微起伏的蓬松毛线团子。店里是什么时候来的人他无知无觉,也许是因为这样的老街上的小书店在工作日的午后很少会有人光顾,他睡的安静,毫不设防,不知多久后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书桌前的人。

那个人戴着白口罩,正安静地低头看着书,手边放着杯星巴克的咖啡。他应该已经进来很久了,咖啡的香味淡淡的充盈了整个屋子,淡蓝的羽绒服脱了挂在椅背上,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的高领毛衣,衬得他身材匀称修长。

应该还是个学生,叶修下意识判断。他抬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动作不小心惊醒了自家猫主子,小家伙甩了甩尾巴伏在他腿上伸个懒腰,清脆地“喵”了一声腿一蹬就跳了下去,眨眼功夫钻到书架下面不见了。男生也听到了猫叫,抬头朝这里看了一眼,一下子和他的视线撞上,一愣,随即合上手里的书走过来。

叶修注意到那是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

男生在他面前站定,声音沙哑:“老师……”他还没说完,先隔着白口罩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咳咳咳……叶老师,我要买这本。”

“你是我之前的学生?”叶修颇为意外的挑眉。男生闷闷的笑了,他摘下遮了大半张脸的口罩,干净如江南流水的眉眼笑得弯弯。

他说:“老师,我是许博远。”

《今天的怪医依旧格外蠢》(上)

cp避雷:赵云【苍天翔龙】x扁鹊【善恶怪医】
(扁鹊 : 原名秦缓,字越人)
“小奶妈快来给口奶!”

半个月前,峡谷的职业奶爸扁鹊失踪了,正当众人焦急的四处寻找时,一个和扁鹊长的极为相似的姑娘出现在了峡谷。她自称秦环,是扁鹊的妹妹,在兄长外出寻找稀有药材回来之前,她来暂时接替兄长的位子。

她和扁鹊一样有苍白到极致呈现出淡青的奇异肤色,一样有沉默寡言的性格,一样有辅助身输出心,唯二的不同只是那饱满的胸部和齐腰的黑发——兄妹俩的刘海处还都夹杂了一绺白发,连位置都不差分毫。

她穿着和扁鹊一样的衣服,虽然那布料少的可怜的衣服对一个姑娘来说并不适宜,但她完全不在意自己穿成了什么样子,任由被绷带堪堪裹住的胸部和隐隐有着肌肉线条的平坦小腹暴露在空气中。

她毫不畏惧地出现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冷静淡定的甚至不像一个刚来峡谷的新英雄:将剧毒的药剂精准的扔在敌方英雄下一秒将踏上的区域,大范围引爆自己叠加的标记毫不留情的绞杀对手,顺带着将残血的队友一把从鬼门关拉回……她非常熟悉扁鹊的技能,作战风格几乎就是一个女版扁鹊,让许多不放心她能力的英雄哑口无言。

“小奶妈救命!死耗子留在我身上的飞镖要炸了啊!!!”

有生之年能听见从来都浪迹野区从不让自己好好奶一下的青莲剑仙主动求奶可真是一个奇迹,秦环嗤笑一声,抬手动作很快的给他连叠两层善恶诊断加一个医疗,一点也不吝惜自己快要见底的蓝条。“嘭!”的一个小小的爆炸后,李白本就负伤累累的身上又多了几处刀伤,素色的衣衫染红了大半。

虽然血条少到几乎看不见,但好歹命是保住了。他捂着伤口深可见骨的肩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秦环痞气的勾唇一笑,道了声谢之后寻了个草丛蹲进去捏碎回城符,回城期间秦环帮他在四周把着风。

见李白回去了,秦环揉揉太阳穴,她正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摘痛苦面具——她本来的装备里面不包括回蓝的装备,但现在怕待会儿团战技能跟不上,可又没有足够的钱,真够伤脑筋。她犹豫了一下,拿出小地图,先将目光投向身旁的自家野区,赵云正在打蓝,而敌方野区里面早就没了蓝buff的存在。她将手按到面具上,正准备将它揭下,却听到有人捏碎了“请求集合”的口令符,是赵云!

难道他被反蓝了?她一惊,急忙扫了一眼地图,却并未发现有敌军出没在自家野区,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一头扎进野区朝着赵云的方向跑去。当她走近时,只看见了持枪倚着墙站着任凭丝血的蓝buff对自己又抓又挠的修长身影,秦环皱了皱眉:“赵将军,你……”

“来拿蓝。”赵云淡淡道,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出现了几分柔和,俊美的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秦环看了他一眼,似乎是讶异于居然会有人给她打蓝,然后抬手一个平a不客气的将蓝buff收入囊中。被秒杀的蓝buff瞬间破碎,化为一大团幽蓝的光点飞向秦环脚下凝聚为蓝色魔法阵,充沛的法力供给使得她的蓝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

她低头,轻声道一句“谢谢赵将军”,武将轻笑一声,没有拿枪的那只手覆上她的头顶轻轻揉了一下便转身离开。秦环一愣,连忙伸手拉了拉围巾,脸颊微红,围巾下的嘴角不自觉上扬。(私设痛苦面具戴在脸上时为半面具,也就是遮不住脸颊和嘴唇)

“哟,小奶妈害羞了?”不知何时从复活泉过来的李白看到这一幕,吐了叼在嘴里的草,痞笑着也凑上来摸了把秦环的头,秦环被他说的脸上红晕更盛,反应很快的“啪”一下拍掉。他倒也不恼,只是收了不正经的笑容,认真的看着她翠绿的眼眸道:“小奶妈你就别惦记赵云了,他心里早有……咳,早有心上人了,走走走,跟本剑仙杀耗子去,他都快把下路拆穿了。”

听了李白的话,秦环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翡翠色的眸子有些黯淡。她知道,赵云的心上人定是那倾国倾城的舞姬貂蝉,而她又怎么能和貂蝉比……秦环垂了眸轻轻叹气,脸上的热度一点点消退。

罢了,不想了。

(TBC)

一直走到底,或是迷失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