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白先生

习惯开坑不填,喜欢撩而不娶,浪子型码字手

【叶蓝】斜阳旧梦Fin.
屏蔽词到底是什么啊,迷茫脸。

【叶蓝】斜阳旧梦(中)

满脸温热的液体,被秋风吹得冰凉。

我为什么要哭……他怔怔地摸到了一手的眼泪,连忙用手背去擦,但泪腺却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眼泪越流越多,已经把整个袖子都浸湿了。他知道自己的眼泪来的不对劲,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就像情绪和身体完全剥离了一样,他是在哭,可是他的心里没有半点难过的感觉。

到底是为什么?这里是哪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透过朦胧的泪眼去看那一抹斜阳,过了这么久,它分明还在原来那个位置,依旧是将落未落的样子。他有些茫然地站着,失神间手一松,已经被握得久到忘记存在的卡“啪”一下掉在地上。

『蓝啊,你看我这也帮你推了,等会儿boss刷新给我透个坐标呗?反正等我到了你们还是抢不过我。』

『滚滚滚!叶神,刚刚爆出的紫武都给你了,你就别惦记我们蓝溪阁的boss了好不好!』

『不惦记boss,我惦记的是你啊蓝,你看咱们相处时间太短了,待会儿能一起抢boss不开心吗?』

『谁要你惦记了!你又不是帮我们蓝溪阁抢,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开心啊!』

是谁。

『蓝河,其实我很废,离了荣耀我什么都不是,但我是真的喜欢你,这是我除了打荣耀之外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叶……叶神……』

『叫我叶修。』

你是谁。

『哟晚上好啊各位光棍儿,今天的boss归我们兴欣了啊。』

『喂喂喂叶修你还好意思说,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光到现在了还是最老的那个!呸呸呸什么叫归兴欣了啊你是看不起我们的蓝溪阁吗?!万年单身鳖来啊pkpkpkpk欺负公会玩家算什么本事!』

『鳖什么鳖,你自己憋着去吧。/大兵叼烟/』

『突然说起这个……叶前辈是脱单了吗?』

『啧,还是手残聪明,我这不就来给你们透个消息了嘛。』

『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你个大心脏祸害了哪家的姑娘啊?!!』

『可不是姑娘,喏,就你家的,你后面站的那个——小蓝!过来过来,都看见我了你还躲什么躲,要躲你偶像后面你还不如找棵树——咳,介绍一下啊,这就是我家小朋友,两情相悦的那种。』

『哇叶不羞你要不要脸,挖我们蓝溪阁的墙角也就算了还两情相悦,这明摆着强抢民女呸呸呸民男吧?!蓝桥是吧来来来跟我们说说这个大心脏是怎么欺压你的,今天我和队长都在这儿正好帮你报仇为民除害!!!』

『黄少……呃……其实……』

『啧话痨你可别打主意了,人都在我身边了你还想着要挖回去啊?』

你到底是谁。

耳畔的声音越来越多,此起彼伏,嘈杂的笑骂声、键盘声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声音渐渐混作一团,他脑子像烧了壶开水,咕嘟咕嘟不住冒着泡,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灼热的蒸汽顶的呼之欲出。

突然,他在一片混乱中听到了一个渐渐清晰起来的新的声音,那是一个不带任何情绪的女人的声音,正字正腔圆地播报着什么新闻。

『……17日凌晨1点44分,一架瑞士客机在法国巴黎失事,飞机上十四名中国乘客全部遇难,据悉,遇难者为代表中国前往瑞士苏黎世参加世界邀请赛的国家队成员,失事原因目前中国警方正联合巴黎警方进行调查……』

脑子里忽然有一根绷的很紧的神经断了。

叶修,是叶修……他颤抖着,猛的跪下来抱住身前这一块墓碑,用力大到抵住石碑的指尖泛着白几乎要折断。耳边的声音没停,依旧是记忆里一次次对话的回放,叶修的调笑,自己的回应,还有其他大神之间的互怼,一切都熟稔到让他的心脏剧痛,痛得他蜷起身子伏在石碑上,生生想将心脏挖出摆到墓碑前,和墓中的那个人一起长眠。

一阵风吹过,吹起了安静躺在地上的账号卡,君莫笑在空中一点点风化成粉末,风裹挟着粉末轻拂过他满是泪痕的惨白的脸,拂过他死死咬着的、不住颤抖的唇,像一只温柔的手。

别哭,我只是想让你来看看我。
等了这么多年了,我也会累的啊,蓝。

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叶蓝】斜阳旧梦(上)

高二长期失踪考试党前来报道。
————————————————————

【若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可好。】

他醒来时,天色已经向晚,悠远的天空万里无云,铺满了暖橙色的晚霞,天边衔着一抹斜阳,将落未落的样子。秋风微凉,吹的他打了个寒战,白皙修长的手指冷的像冰。他拢了拢手指,下意识伸进口袋里,却摸到了一张硬片状的东西。

一张从来没见过的磁卡。

这张卡看上去已经很旧很旧了,正面褪的几乎看不清颜色,只能隐约看得出“荣耀”两个字。荣耀,那是什么?他疑惑地想了想,随即将卡翻到反面,奇怪的是,卡的反面竟然有非常清晰的勾线笔印,“君莫笑”三个字写的随意而飞扬,末了还笔锋一折画了个歪歪扭扭的图案,看着像……一把雨伞?他有点费力地辨认着,虽然卡这么旧,表面的划痕倒是不多,想来卡主人应该很爱护它。

只是,这三个字也太过刻意了,简直像有人为了给他看而刚刚写上去的……而且“君莫笑”是什么意思,让他看了不要嘲笑它旧?他茫然地用指尖轻轻摩挲磁卡上的字迹,心想它到底是怎么会到他口袋里来的。

『小蓝组一下我呗?哥MT稳得很,这个副本进度帮你推到80%啊。』

谁?谁在说话?他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入目除了一块块整齐排列着的墓碑,再无一人。那些墓碑沉默着立在斜阳下,黑沉沉的碑体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什么,无端让他心里蒙上几分苍凉悲哀。

『你就是蓝河?啧,这么白净清秀一小伙子看上去也不傻啊,怎么放着我不粉偏去喜欢那话痨呢?』

那个声音又凭空出现了,但他没有半点害怕的情绪,明明是个陌生的声音,他却能感觉到一种挥之不去的熟悉感,这种感觉来的真的莫名其妙。他右手捏着磁卡,左手撑着地面从地上爬起来,完全压麻的左腿触地传来针扎似的疼痛,他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睡在了别人的墓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冒犯了,逝者安息,逝者安息。”他双手合十闭目默念几句,方敢睁开眼睛打量这块墓碑。这是一块没什么花纹的黑色石碑,上面仅刻了四个人名,一个墓主,三个家人,简短之至,再无其他。

“叶修……?”他照着墓碑念出墓主名字的刹那,心脏蓦地抽搐了一下。

『叶神您别老折腾我了成吗?蓝溪阁的材料都被你坑去多少了,我们会长都要秃了好吗?!』

他一愣,这次的声音他听得清楚,和上次那个不一样,有点像是他自己的声音,可是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叶神,蓝溪阁,材料,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他感觉很难受,心里空荡荡的好像缺了一块,他不相信那两个声音与他毫无关系,可任凭他如何绞尽脑汁,都无法从过去的二十四年里找到一星半点关于它们的影子。

写着“君莫笑”的磁卡在掌心捂得温热,他深吸一口气,开始沿着小路慢慢往前走。秋风瑟瑟,吹得他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一点,他无心再徒劳地思考那两个神秘声音的事情,伸手揉揉太阳穴,他留意到小路旁那一块块墓碑上的名字,苏沐橙,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孙翔……每一块墓碑上都只有简短的几个字,每一块墓碑前都没有祭扫的痕迹,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有的只是茂盛的杂草,草丛中开着一两朵白色的雏菊。

它们就像真的被世人遗忘,永远沉在了静谧的时光湖底。斜阳安静地为每一块墓碑披上温柔的霞光,不知不觉他又回到了最初的那块墓碑前。他停住脚步。

最后的荣耀。

他很突兀地想起这五个字,下一秒,毫无征兆地眼眶一热。

破魇司(一)

(cp叶蓝,剧情走向不定。
论为何做个任务原主男朋友永远是他男朋友的脸。
今天的许哥也是特别不想和叶修讲话:) )

“任务编号:10758
  执行人:蓝雨行动组B组成员许博远
  被执行人:雷霆医疗队队员戴妍琦
  任务难度预测:A+
  联络员:兴欣行动组A组预备役成员乔一帆……”

耳边字正腔圆的机械音尚未落下,许博远便已重温了一次熟悉的失重感,漆黑的入梦甬道让本就睡眠不足的他感到有些困倦,正准备合上眼睛小憩几秒忽然感受到了朦朦胧胧的光。

伴着触地一瞬间的眩晕,他来到了戴妍琦的梦境。

他盯着鹅黄色的天花板看了两秒,慢慢地坐起身环顾四周,手下意识地覆上不知为何隐隐作痛的腰部揉捏起来。

这是一个挺大的房间,壁纸也是鹅黄色,不远处的落地窗开了一半,有风吹进屋子,带着轻纱窗帘随风飘动,翻滚成浅浅的波浪。

房间很空旷,没什么家具,除了自己身下这张双人床就只有一个衣柜和铺在地上的毛绒绒大地毯,映着清浅温和的天光,透着令人安心的静谧。

但是许博远并没有放松警惕,他并不是第一次和梦境打交道,他知道看起来安全的环境往往是任务最容易失败的地方。他低头按了按手表,浅绿的屏幕上显示着早上十点,这是现实世界的时间,而这个房间墙壁上的钟是八点半。

一个半小时的时差,这是他做过的时差最小的任务。

许博远稍稍放了心,把时刻校准到梦境时间。

[前辈。]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是乔一帆。

[早上好,小乔。]许博远弯了弯唇角,他和叶修结合后兴欣就成了他第二个家,他也就跟着那些人“小乔”“小乔”地喊了。

[嗯,前辈早上好,那边的情况还好吗?]乔一帆问。

许博远刚想回答,就听见了渐近的脚步声,连忙回一句[挺好的,时差一个半小时。]下一秒,门开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就这么撞入视线。

叶修?!他好不容易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叫,脸上的表情因为刻意的克制而有些僵硬。

“叶修”一身米色风衣,白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第一颗,他微微垂眸,端着一个碗坐到床边,完全没发现床上人不太自然的神情:“小远,饿了吗?来喝点粥。”

许博远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接过碗拿着勺子搅拌了两下。金色浓稠的粥面上撒了葱花,有鸡汤的香味。

他依稀记得叶修以前也做过这个,但是卖相……咳也许叶修用的是乌骨鸡,反正他那次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敢喝,正好被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找着了借口按在床上滚作一团……

许博远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身体却自动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鲜香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一下子将他从回忆里拉出,他连忙道了句“好吃”然后低头一口口喝起来,将眼底的惊疑和警惕一并遮住。

不对劲,这不对劲,时差小于四的梦境里的身体完全是由执行人操控的,他刚才根本没有要喝的意思,身体不可能在他一晃神的时候就自己动起来,而一旦身体有自动性就意味着梦境已经对执行人起了一定排斥反应,更容易破裂,剧情也会有一些偏转,唯一的可以说是小小的好处是在细节处可以伪装地更像。

一碗粥很快见底,许博远擦擦嘴角,刚抬头便对上那人深邃中带了点笑的眼睛,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叮”的一下,来自总部的梦境主线分析文件已经接收完毕。

许博远用了五秒将整个文件解压复刻入大脑的芯片里。

根据已经沉睡了四天的戴妍琦的梦境记录分析,这是由现实世界的一个叫《氪与野男人》的游戏衍生出的一个剧情发生了偏转的同人世界,游戏角色都由现实中的破魇司的成员替代,许博远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叶博远,是四个男主角之一的叶修的……亲弟弟之一,兼男朋友。

等等,男朋友?!叶博远还未成年啊!思想还比较保守的许博远惊了。

叶博远比叶修小了六岁,今年十七岁,还在上高中,在学校属于除了学习哪里都好的那种男生,长得不错性格温和人缘也好,最重要的是声音好听,作为广播站站长,他的小迷妹几乎每个班都有,但从不见他和哪个女生谈恋爱,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咳,其实真相是叶博远刚进高中就被他大哥一把搂住拖出柜子了,而他们的父母……不,确切说是整个叶家的人,除了还有些助攻作用的二哥叶秋,其他人都被戴妍琦抹掉了,可能是她只关注兄弟俩的爱情故事吧,多余的设定选择性消除。

还真是典型而又简单的腐妹子想法,许博远默默翻个白眼。

而梦境里的叶修顶了一张年轻了大概十岁的脸,他不开嘲讽的认真态度和时不时会对着叶博远脸红的纯情模样让许博远知道绝不能将他和自己家那位脸T混为一谈。不过他对叶修十年前的样子开始好奇了,都说老腊肉是小鲜肉变的,那叶修二十三岁的时候应该也是嫩的出水干净的不得了吧?他抿唇轻笑,心想回去之后一定要旁敲侧击问问看。

但是下一秒,他嘴角的弧度就僵硬了。

为什么他会坐在叶修的床上?

因为他是来千里送的。

【《氪与野男人》游戏人物设定:
    白起——叶修
    许墨——喻文州
    周棋洛——黄少天
    李泽言——肖时钦(?????)】
之前那篇Blue whale game 因为三次元的一些问题没法更了,抱歉,我尽量重新捡起来。

【叶蓝】阳光与少年(一)

(因为住校迟来的许博远生贺,干脆当中篇写,咳,文笔不咋凑合着看)

(似设两人都在江南水乡)

叶修从未想过能在这里再见到许博远。

彼时正是冬日的午后,书店门前的老街上人烟寥寥,青石板的街铺满了暖和的阳光。书店是典型的江南建筑,白墙青瓦古色古香,雕花的小窗玻璃擦的很干净,内里是一排排原木的书架,架子上的书本码的算不上整齐,歪歪斜斜的倒添了几分随性闲适。

叶修穿着米色的薄毛衣窝在店门处的藤椅里小憩,南方很冷,店里暖气开的足,连平日里总上蹿下跳一刻也安分不下来的猫主子这会儿都舒舒服服的趴在他腿上打着呼噜,就像一只微微起伏的蓬松毛线团子。店里是什么时候来的人他无知无觉,也许是因为这样的老街上的小书店在工作日的午后很少会有人光顾,他睡的安静,毫不设防,不知多久后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书桌前的人。

那个人戴着白口罩,正安静地低头看着书,手边放着杯星巴克的咖啡。他应该已经进来很久了,咖啡的香味淡淡的充盈了整个屋子,淡蓝的羽绒服脱了挂在椅背上,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的高领毛衣,衬得他身材匀称修长。

应该还是个学生,叶修下意识判断。他抬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动作不小心惊醒了自家猫主子,小家伙甩了甩尾巴伏在他腿上伸个懒腰,清脆地“喵”了一声腿一蹬就跳了下去,眨眼功夫钻到书架下面不见了。男生也听到了猫叫,抬头朝这里看了一眼,一下子和他的视线撞上,一愣,随即合上手里的书走过来。

叶修注意到那是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

男生在他面前站定,声音沙哑:“老师……”他还没说完,先隔着白口罩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咳咳咳……叶老师,我要买这本。”

“你是我之前的学生?”叶修颇为意外的挑眉。男生闷闷的笑了,他摘下遮了大半张脸的口罩,干净如江南流水的眉眼笑得弯弯。

他说:“老师,我是许博远。”

一直走到底,或是迷失了自己。